Hinoto

魔法书庭院真爱⋯⋯
レオアト一生推(大喊

昨天是我生日~
所以赶出了这张 他们超好的 结婚
然后终于要出中文版了好感动呜呜呜

《大正12年,春》

*本文为《监狱少年》桥本恭司+冴木直也中心二次创作的同人文
*桥本视角
*有一点点(几乎看不出来)的直千代成分
*时间轴主要是在本篇故事发生那年的春天
*OOC难以避免⋯⋯
*捏造妄想有(不如说整篇都是
*我不会写文(重要
*由于我的日本史不算很熟,可能会有一点大正文化BUG出现⋯⋯如果有发现可以告诉我,我会很感激你

OK?那就往下吧→

——————————————————————

夕日西沉。

结束工作,正准备返回寝室的桥本恭司听见背后传来耳熟的声音。

「辛苦了,桥本前辈。」

「直也也是。特高的工作还顺利吗?」

「多亏了前辈,还算不错。」

紫髮青年露出微笑。
儘管温柔的笑容很好的掩饰了主人的疲惫,那澹澹的黑眼圈却没逃过桥本恭司的眼睛。

「直也,你看起来好像有点累啊。」

他看见冴木直也迅速的向旁边瞥了一眼。
身为曾经的搭档,他很清楚这是后辈心虚时的小动作。

「只是有些失眠,请桥本前辈不要担心。」

「这可不行啊。好好休息才能做好特高的工作不是吗?」

「⋯⋯是。」

真是不听劝。
外表看起来很顺从,但堇色的眼瞳中丝毫没有反省的意思,他在心裡默默腹诽。
都进来这麽久了,那倔强的性子却一点都没变。

「⋯⋯直也,你明天有任务吗?」

「不,并没有。」

「那麽要不要一起去神田的满月堂吃顿饭呢?上次偶然听见你和不破提起,似乎是间很棒的餐厅呢。我们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共度假日了,就当作散散心吧。」

他笑眯眯的向对方提出邀请。

「好的。那明天中午在玄关口见面,桥本前辈觉得可以吗?」

「没有问题,我会期待明天的到来。」

两人相视而笑。

——————————————————————

翌日,满月堂。

店内播着凤尾船之歌。
『少女啊,生命短暂,快去恋爱吧!来吧!牵起手,登上他的小舟⋯⋯』轻柔缓慢的歌声从留声机裡流淌而出。长相俏丽可爱的女给在店内来回穿梭着,围裙背后的雪白绑带随之飘盪,彷彿白子孔雀鱼的尾巴。

「请问两位要点些什麽呢?」

拥有樱色长髮与眼眸的女给柔声向两人问道。

「嗯⋯⋯有什麽推荐的吗?」

「我推荐本店的蛋包饭,很好吃喔。」

「我也推荐蛋包饭,这裡的蛋包饭真的很美味,桥本前辈不试试看吗?」

「那就听直也的吧,请给我一份蛋包饭。」

「我照旧。」

「好的,蛋包饭两份及黑咖啡一杯立刻为您准备。」

女子嫣然一笑,像春日裡的蝴蝶踏着轻快的步伐离去。

「直也和方才那位小姐是旧识?」

「嗯,毕竟我是这裡的常客。」

「原来如此。她看你的眼神非常温柔呢,直也真是受欢迎的男人啊。」

「桥本前辈,别调侃我了⋯⋯」

冴木直也腼腆的笑了笑,似乎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直也,监狱十二层并没有禁止恋爱。」

「真的不是那样的,桥本前辈⋯⋯」

两人天南地北的聊了一阵。
总觉得好久没有度过如此轻鬆的时光了,他默默的想着。
不过可不能忘了正事。

「⋯⋯直也。」

「是。」

「『血与眼泪也好,心脏也罢,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祖国吧』——这句话,你应该有谨记在心吧?」

「是。」

「要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我不是要对你说教,但是如果是因为『多馀的事情』而搞坏健康可就不好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属下明白自己是在做正确的事。」

他用鹰一般锐利的目光望向青年。
那双清澈眼裡刻印着坚定。

「⋯⋯直也,『正确』的事,有时候是要赌上性命的。希望你的正确并非走错了方向⋯⋯」他叹了口气。「你是我第一个后辈,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平安的活下去——作为一个可以让国家骄傲的特高。」

冴木直也稍稍睁大了眼睛。

「多谢桥本前辈的关心,我没有问题的。⋯⋯我有个疑问,可以问问桥本前辈吗?」

「当然。直也想问什麽?」

「桥本前辈心中的『理想』是什麽呢?」

「⋯⋯改变这样的社会、吧⋯⋯」

注意到自己都说了些什麽,他慌忙地咬住自己的下唇。

「⋯⋯所以我们作为特高也要更努力的抓住反叛份子才行。直也,快开动吧,饭菜凉了就不好了。」

两人陷入沉默,各自享用起自己的餐点。

总算是结束了话题⋯⋯他偷偷鬆了一口气。
真是糟透了,在冴木直也面前他怎麽会变得如此多嘴。桥本恭司悄悄皱起了眉头。

他是知道的。

冴木直也像隻沟鼠嗅来嗅去,寻找「夜樱」消息的事。
虽然不知道他调查到哪一步了,但如果放纵他继续下去,迟早会找到一些「不该曝光的东西」。

敢啃咬树根的老鼠一隻都不能放过——他是这麽发誓的。

捏紧手中的汤匙,他默默祈祷自己方才的失态不要被对方看穿。

良久。

于满月堂吃完晚餐后,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閒聊着,踏上归途。

「直也,我再说一次——别做危险的事。」

「我会铭记于心。」

与对方道别后,他呆呆的伫立在路旁,望着灿烂的夜樱出神。

自己到底都说了些什麽啊——桥本恭司露出苦笑。

这样的行为难道不是在保护罪人吗,简直莫名奇妙。

不知道从哪裡来的声音说道『为什么要对冴木直也如此袒护?难道不是因为他跟你很像的原因吗?』

「怎麽可能。」

他听见自己的喃喃自语随小径上的花瓣一起被狂岚带走了。

-fin-
——————————————————————

总算是写完了⋯⋯(脱力
对不起写的很烂我知道,好困难啊,这两个人聪明人对话真的不是我一介笨蛋组织的出来的东西(挠头
这篇主要是想表现出直兄对桥本是「特别的存在」这件事,虽然大概感觉不出来,我的语彙力⋯⋯
直兄跟桥本在本质上是很像的,只是直兄追求的是「敢于反抗和挑战的自我」,桥本是「平等的社会」,两个人都是为了改变可以拚上性命的类型?就算立场相反,我觉得桥本应该也会对直兄潜意识有一些亲切感⋯⋯所以文内桥本才会一直警告直兄「不要在继续追查」这件事。(我觉得他本人是无自觉的啦,他自己大概也很困惑吧)
老实说桥本真的对直也很特殊啊,退路和其他的人都留着,是我就连他的弟弟和充一起处理掉———至少是让他们对这件事没办法有什麽调查的那种地步。
然后写直千代情节时好开心,喔呵呵(喂
反正,希望看本文的你有觉得开心就好,以上!(合掌

哲凪哲 《幼驯染に10のお题/幼驯染10题》

题目来源:
创作者さんに50未満のお题 http://box.usamimi.info/

*本文为《监狱少年》的晓哲x冴木凪(可逆)CP的同人文

*ooc真的无法避免,我很抱歉

*有甜有虐,时间线乱跳,但基本都是在本篇好结局的时间线上跑

*有死亡描写(一点点而已

*妄想捏造有

*作者不会写文(很重要

→如果都没问题就请往下吧
——————————————————————
1 二人で过ごした时间/两人渡过的时间

「哲——饼乾——」

「是是。」

迅速地将一片饼乾投入躺在自己膝上的凪口中,他将手上的小说翻开下一页。
这是他们独有的悠閒夜晚。

2 幼き日の思い出/幼年的回忆

「逃也没有关係的」绀色眼眸中的光辉,至今仍在他的心中璀璨。

「从今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囉,『亲分』。」

「别提了啦⋯⋯哲⋯⋯」

3 隠し事なんて通用しない/想隐瞒是行不通的

第八颗⋯⋯

他默默数着凪在黑咖啡中加入的方糖数。
为什么会有自己不会暴露的自信啊⋯⋯哲觉得有些无奈。

在对方准备加入第十二颗方糖时,他终于忍不住出声劝阻。

「凪,吃太甜会得糖尿病喔。」

「我、我没有!这才第二颗方糖而已!」

4 ケンカの発生から终わりまで/争吵开始至结束

他们吵架了。

起因是一件非常无聊的小事,但不知道是谁说了「我最讨厌你了!」这种话后,这场纷争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直到某天晚上,凪的桌上放了一张新上档的电影票,哲的床上多了一本当红的畅销书,这场战争才落下帷幕。

5 第三者の介入/第三者的介入

「哲!这个女演员很漂亮吧!」

「是啊⋯⋯」

「⋯⋯你怎麽好像很沮丧?」

「什麽都没有。」

他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麽有些落寞。

6 初めて见た表情/初次见到的表情

『笑起来其实很好看嘛』——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哲笑脸的感想。

7 谁よりも理解してる…はずだった/我比谁都理解你…应该是这样的

他以为凪不会丢下他一个人先走。

他以为。

模煳的视线中,那人的血迹让他想起冬夜裡盛放的桩。

8 あの顷には戻れない/回不到那时候了

已经是第几次的八月十五日了呢。
他戴上老花眼镜,以爬满皱纹的手轻轻抚泛黄的照片。

『⋯⋯能再见面吗?』

老人的低语被夏蝉掩去。

9 安らげる场所/令人安心的场所

发现直哥尸体的那一天有如噩梦一般,很多细节都难以想起了。

只有一件事他依稀记得——有双手从背后紧紧的拥抱着自己,和他一起放声哭泣。

『比九泉草还可怕⋯⋯』他嘀咕道。

那份温暖几乎使他成瘾。

10 僕に必要な君、君に必要な僕/对于我必要的你、对于你必要的我

望着半毁的浅草十二阶,他们握紧彼此的手,无声传递着自己的存在证明。

以后的日子,只要有你在就没问题的——两人如此坚信着。

-fin-
——————————————————————
哲凪哲是监少裡最安定的cp,我觉得!
很喜欢哲凪哲那种无比的安定感跟少年交往的感觉⋯⋯so青春,而且是幼驯染这点阿姨(?)我很喜欢!特别故事亲分子分大好!!!
然后这篇我格式有点抽风,抱歉(土下座
谢谢看到这裡的你,如果看得开心(或被虐到)我会很高兴的!

レオアト(里阿)写手精分试炼7题

*本文为「グリモワールの庭」(魔法书之庭/魔法书庭院)的衍生同人文
*CP→レオンxアトリ(里昂x阿特利)
*ooc依然不可避
*妄想居多,死亡/H描写有
*文渣
即使如此还是不介意就往下吧→
——————————————————————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阿特利⋯⋯」
「我在这。」
「没想到我竟然活了这麽久啊⋯⋯都88岁了⋯⋯」
「是90岁,笨蛋⋯⋯」
「老人痴呆的人没资格说话!我大概等一下就要走了⋯⋯别忘记你说过到地狱都要跟我一起的话啊,我先在那等你了⋯⋯」
「我会守约的啦。」
「哼,你这痴呆最好是记住这句话。给我个晚安吻吧。」
躺在床上的里昂顽皮地朝他眨了眨眼睛,让他不禁失笑。
「你还真是跟年轻的时候一样啊⋯⋯晚安,里昂。等着我喔。」
里昂哈德·荀白克,88岁,与世长辞。

2、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

好冷。
「⋯⋯利⋯⋯不⋯⋯死⋯⋯」
耳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呐喊,好像是谁在叫他的名字。
在哪裡⋯⋯他试着用力睁大双眼确认声音的来源,儘管袭来的晕眩感让他一度想乾脆闭上眼睛,但没来由的执着还是让他忍了下来。
还差一点点。声音好像也清晰起来了。
「阿特利!」
眼前是那人哭泣的脸庞。
不要哭⋯⋯他试着抬起手擦去对方的眼泪,下腹部的剧痛却让他动弹不得。
「里昂⋯⋯我⋯⋯」
「不要说话!」
他看着里昂用袖子胡乱的擦拭着自己的脸,洁白的袖口衬得血迹异常豔红。
啊。原来是这样。
『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察觉到的事实太过冲击,反而一点实感也没有,异常轻鬆。
对于现在的他的话,应该什麽都说得出口。
「⋯⋯我喜欢你。」
「⋯⋯不是叫你不要再说话了吗!」
真是败给他了,哪有人用吻去堵别人嘴的啊。
在心底无奈的笑了笑,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3、甜文,以「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

「⋯⋯你真的要去?」
里昂歪着头看着阿特利。
在那场大战后,世界的一部分变得荒凉。即使经过数年的重建,仍未完全恢復。
毕业后的阿特利决定投入重建世界的计划,里昂则是选择回到家乡继承家主之位。
「啊啊。反正留在这边迟早也会被父亲逮回去。而且我总算是找到自己想做的事了。」
「⋯⋯这样啊。」
「在担心?」
「谁会担心你这傢伙啊。」
金髮少年冲着他笑了笑,儘管那灰蓝色的美丽瞳孔略显黯澹。
「每个月都会写信给你啦。」
「⋯⋯半个月。」
「好吧。是说里昂,有没有人跟你说你鼓起脸颊很像河豚⋯⋯」
「阿特利你欠打啊!!!」
拉起准备搥打自己的手,阿特利将一对耳环放置于对方的手心上。
「耳环?」
「给你的。算是小小的饯别礼吧。」
「⋯⋯转过去。」
「怎麽了?」
里昂轻巧的为阿特利和自己戴上耳环。
「既然是给我的想怎麽样戴都是我的自由对吧?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透过这个耳环看着你的⋯⋯不准忘记我。」
「忘得了才奇怪。」
两人相视而笑。
「那我走了。」
「路上小心。」
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

4、虐文,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尾。

「我讨厌你。」
「你没有。」
「我全世界最讨厌你。」
「才不是。」
「你也讨厌我。」
「没有啊。」
「我永远都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
「是没错。」
「⋯⋯这句倒是不否认吗。」
「因为这是事实啊。」
是啊,终将娶妻继承家业的他是没有资格喜欢他的。这只是笼中鸟的南柯一梦。
在梦裡,他们拥抱接吻。

5、清水文,包含「他们合为了一体」这句话。

「阿特利,復活我是正解这件事,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看着里昂自信满满的笑容,阿特利觉得自己心底从未如此踏实。
后悔也好、绝望也好,只要两人一起,没有无法跨越的黑夜。命运早已让他们合为了一体——里昂一定也是这麽想的吧。
他展颜而笑,希望于灰鼠色的眼眸深处璀璨。

6、肉文,包含「他们之间什麽也没有发生」这句话。

太阳。教室。归途。流星。寝室。两人。
为了传达说不出口的情感,他们啃咬、爱抚、互相转化彼此的体温,彷彿搁浅的鲸鱼对伴侣最后的告白。任由白浊与汗水把一切都搞得乱七八糟,两人就那样嬉戏胡闹至夜的尽头。
黎明。
「呐,你等会要吃什麽?」
「三明治。你也别总是喝冰水当早餐。」
他们之间什麽也没发生——除了身上的香气趋于一致。

7、以此为例,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

少年毫不犹豫的撕着一朵藏青色的玫瑰。
「喜欢、讨厌、喜欢、讨厌、喜欢⋯⋯」
「⋯⋯喜欢。」
苍白的脸庞浮上一丝喜色,但很快又隐没而去。
「简直跟笨蛋一样。」他将撕碎的花瓣往那人的坟墓随手一丢。

——————————————————————
没惹!!(欢乐扔桌子
里阿棒,宇宙最棒,篇幅变短是因为我写不下去惹,第七题真的太过分了我脑子都死机了!!
这篇让他们死了好几次,我不是故意的(谁信)
然后我真的不会写肉,清心寡慾素食人生(好
说真的本篇就算理解为阿里也没有问题,毕竟第六题我什麽都没讲清楚(笑

レオアト(里阿)『微小说20题』

*本文为「グリモワールの庭」(魔法书之庭)的衍生同人文
*CP→レオンxアトリ(里昂x阿特利)
*ooc不可避
*时间线乱跳、含本人妄想成分
*文笔渣渣
Ok吗?Ok就开始了!!!
——————————————————————
Adventure(冒险)
从他死而復生的那一天就开始了。

Angst(焦虑)
「不管怎样都得把復活魔法拿回来才行⋯⋯」他咬着嘴唇打开了克劳德的房门。

Crackfic(片段)
「直到地狱都会跟你一起」这句誓言依然在里昂脑中挥之不去。

Crime(背德)
「我对于復活你不感到后悔。」

Crossover(溷合同人)
「你已经死了。」
「胡说八道。」

Death(死亡)
止不住的血和他的泪水胡乱的搅和在一起。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你们接下来会变成挚友喔。」
「「蛤!?」」

Fantasy(幻想)
乾脆两人一起逃走好了。
阿特利偶尔会这麽想。

Fetish(恋物癖)
对阿特利的衬衫在意的不得了一定只是禁断魔法的影响。

First Time(第一次)
「「呜哇那是什麽髮型⋯⋯」」这是两人初次见面对彼此的感想。

Fluff(轻鬆)
「坦荡荡的去唱吧!」
离某没落贵族惨不忍睹的歌声响起还有一秒。

Future Fic(未来)
荀白克家的长男跟水火不容的古尔德家独子结婚了。

Horror(惊慄)
半夜拿着刀,爬进别人房间的里昂毫无自己根本鬼片主角(*鬼担当)的自觉。

Humor(幽默)
对于里昂的画以高价卖出去这件事,他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会比较妥当。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不会让你一个人背负全部的。」清澈的眼眸裏写满坚定。

Kinky(变态/怪癖)
「强行追着老是惹你麻烦的人回家的你是变态还是有什么怪癖!?」

Parody(彷效)
「我想帮助他,就像你当初救了我一样。」

Poetry(诗歌/韵文)
就算翻遍所有图书馆的藏书,恐怕也找不到一首诗歌可以传达我对你的感情。

Romance(浪漫)
「拿去用吧。」
他将自己的外套为湿透的少年披上。

Sci-Fi(科幻)
『如果有外星人,还真想问问他有什么方法可以把你变得不迟钝一点啊。』

Smut(情色)
这世界上怎麽会有人吃个饼乾也可以这麽煽情⋯⋯
里昂撇过头去,试图无视对方舔嘴角的样子。

Spiritual(心灵)
看着对方彷彿不是人类的样子,心就隐隐作痛起来。

Suspense(悬念)
为什麽他当时要救里昂呢。直到今日他也想不通。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如果能时空旅行,他决定从相遇开始就要好好对待阿特利。

Tragedy(悲剧)
只是因为你在我身边,就让我有种这是喜剧的错觉。

Western(西部风格)
「⋯⋯那个,其实蛮好看的啦⋯⋯蕾丝衬裙。」
「闭嘴!!!」
被迫穿上女装的金髮少年满脸通红的他大吼。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阿特利!我从老家的村民那拿到了好多巧克力喔,你要不要一起吃?」
「你这个人到底多没自觉啊⋯⋯」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话说回来,我刚才看到基斯老师在走廊上被巧克力淹没了。」
「原来男校裡美男子也是一样受欢迎的啊。」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一个人在这哭泣可是交不到朋友的喔?隔壁班的⋯⋯阿特利?是叫这个名字对吧?」
「⋯⋯不用你多管閒事。」
那是他们在贵族学院的第一次相遇。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早安啊里昂!你今天也跟这朵花一样美呢!」
阿特利一脸爽朗的递上一朵玫瑰。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 色)
「⋯⋯从刚刚就拿着相机对我们勐拍的人是谁啊?这所学校的老师中有女性吗?」
「不知道⋯⋯」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里昂同学、阿特利同学,你们在交往吗?」充满活力的新闻社社员向他们提问。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慾)
阿特利觉得里昂大概是世界上最不会挑时机出现的人。
对方的嗓音和香气无一不刺激着裤子裡尚未消退的肿胀,痛得叫他难以忍受。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
从唇到手指,从手指再到身躯。两人用夺取对方体温的力道纠缠着,直至声音趋于沙哑。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你们在演完戏后真的交往了!?」
剧组所有人员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两人。

——————————————————————
碎碎念:
耶写完了∠( ᐛ 」∠)_
爽啦里阿就是好 里阿一生推
拿不到杂志太寂寞就是要来写一下以发洩本人寂寞如雪的心情啊!
写这篇完全是一时兴起 祭品是没看的书(好
下个月完结好难过 不过同时也表示中文化有望
如果能够增加更多同好甚至不小心点进来看到「哇这是什麽东东」跑来给我爱的关怀(X)就好了
好的我终于可以声称本月有生些什么了下回见~

レオアト/アトレオ(里阿里)《一个人,两个人》

*本文为「グリモワールの庭」(魔法书之庭/魔法书庭院)的衍生同人文
*CP→レオンxアトリ(里昂x阿特利)(本文可逆)
*ooc无可奈何⋯⋯
*两人已交往设定,时间大概是正篇的12话-15话之间
*有对于交往后两人性格和互动模式的个人理解
*文巨渣,史上最惨的那种

不介意请往下吧→
——————————————————————

他做了一个梦。

梦裡什麽都没有发生。
里昂的尸首被荀白克家的人带回去安葬,而被他扔掉的魔法书,则是被当作「犯人以魔导生物杀害学生的证据」交给魔导警察处理。

生活一如继往,他也没有犯下任何罪行———这本是他梦寐以求的日常。

本来。

在第一千零一次意识到视线寻找的人已然逝去之时,他像隻搁浅的鲸鱼放声大哭,直至声嘶力竭。

——————————————————————

「啊,你醒啦。」

眼前是某个不请自来的人放大的脸孔。
虽然被对方明显太近的距离吓到想闪躲,但这对一个卧病在床的人果然太勉强了。
阿特利露出无奈的神情与那双三白眼四目相对。

「⋯⋯你翘课?现在应该还是上课时间吧?」

「我、我有跟老师讲啦⋯⋯」

里昂,靠的这麽近,你心虚的表情完全一览无遗啊⋯⋯
他默默地在心底对对方不会说谎这点再次腹诽。

「先、先不要提这个啦!我给你带了苹果来,你就多少吃一点吧。」

金髮少年一脸尴尬的从袋子裡拿出小刀与苹果,俐落地削起皮来。

「与其给我买苹果,担心你自己的饮食会比较好吧⋯⋯」

「囉唆,想怎麽用钱是我自己的自由吧。比起那个,你要不要喝水?我去倒。」

「你意外的也有温柔的地方啊。」

「⋯⋯病人就少说话乖乖躺着。」

里昂撇过脸去,殊不知隐隐发红的耳根早已出卖了自己很高兴的事实。

「诺,切好了。啊————」

「等一下等一下」

「怎麽了?」

「你要喂我?」

「⋯⋯只只只只只是以前照顾弟弟的习惯而已!!!叉、叉子在」

没等里昂把话说完,阿特利轻巧的咬掉对方手中的苹果。

「多谢款待。」

「阿阿阿阿阿特利!!!」

「别叫的那麽大声,西园寺会过来抗议⋯⋯啊,他现在应该在上课。」

「你都做了什麽啊!!!」

「吃苹果啊?」

「才不是那种问题吧!你还真的咬啊!」

「你不是要喂我?」

饶有兴味地盯着里昂红得堪比熟透番茄的脸,阿特利露出恶作剧得逞似的微笑。

让这傢伙害羞感觉蛮不坏的嘛,不如说超有趣的。黑髮少年愉快的想着。

「⋯⋯少得意忘形了!被苹果噎死吧你!!!」

里昂用惨叫似的声音大吼。

明明这麽讲手却还是很老实⋯⋯
他悠哉的吃掉对方递过来的苹果切片。

「赶快吃一吃,就睡觉吧,然后永眠吧!」

「脸很红喔。」

「闭嘴!!!你作为一个病人有朝气过头了吧!!!」

「咳咳⋯⋯」

「喂喂,没事吧?噎到了吗?」

「骗你的。吓到了?」

「阿——特——利——!!!」

这傢伙是这种恶劣的性格吗!?
里昂咬了咬牙,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对方整得团团转。

两人打打闹闹了一阵。
阿特利几乎忘了方才梦裡的恐惧,直到他的意识开始朦胧。

「⋯⋯呐,里昂。」

「怎样啦。好好睡觉好吗?」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裡我没用復活魔法,你在那天就那样死掉了。永远的。」

「⋯⋯」

「如果现实真的是像梦裡一样的话,你要怎麽办?」

「如果真是那样我就只是尸体一具了,能怎麽办?」

「说的也是。」

阿特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你,我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坐在这裡。但就算你不救我,也不是你的错。你就别想太多了。」

「⋯⋯」

「啊啊真是的⋯⋯阿特利,看着我的眼睛。」

美丽的灰蓝色的眼瞳写满真诚。

「你没有犯任何错误。如果有,那我也同罪。不管怎麽样,都有我在。」

「⋯⋯」

「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的,这是约定。」里昂轻声说道。「最喜欢你了。全世界第一喜欢。」

「⋯⋯别突然这麽说啊。」

他大概已经不能没有这个人了吧。
这傢伙为什麽总能在这种时候讲出最合适的话呢。感觉自己就要哭出来了,真糟糕。阿特利闷闷的想着。

「⋯⋯因为对象是你。」

「什麽回答啊。」

阿特利闭上眼睛,对方温柔过头的笑脸太眩目,自己再看下去大概真的会烧起来。
⋯⋯虽然是这麽想的,但脸好像比闭上双眼之前更烫了。

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

「⋯⋯可不可以陪我到我睡着?」

「小鬼嘛你。」

少年们抓住彼此的手,十指紧紧相扣。

昏暗的寝室裡只剩下阿特利平稳的呼吸声。

他想他们会一直这样下去。
永远、永远。

-fin-

——————————————————————

呜呜呜我到底写了什麽(哭
感觉写好烂,篇幅一加长我就不会写了。
本文主要是纪念我入魔法书之庭+里阿里这个深坑一週年,我好像已经出不来了⋯⋯

这次主要是想写两人交往后会怎麽样,感觉阿特利有点小恶魔、很呛的本性应该会在交往后跑出来,超———级可爱!虽然应该还是很难对对方说出喜欢,但我想里昂一定都知道的啦,没问题没问题。
里昂大概就是被阿特利耍的团团转,唉,阶层不一样嘛(喂)而且他是小傲娇这点大概会一直跑出来吧,萌!
不过里昂在关键时刻很直白+对自己被阿特利爱着这件事颇有自信这两点应该是可以爆击阿特利的,太优秀啦!!!这次让他这个小傲娇讲出「我喜欢你」我都愉快的敲桌子了,好感动(捂心
就像凹与凸一样,彼此在对方身边存在才是完整的,这就是我心中的里阿里⋯⋯虽然这次真的写好烂不知道有没有传达出来。

总算是在最后一刻脱稿成功 光是草稿就画了快五张(´;ω;`)
佩子生日快乐!赶快跟少爷结婚!
论破全系列最喜欢的就是佩子了(安详

不要命的在考试期间涂鸦转子☆
如果有时间应该会画完上色 如果有的话啦
转子真的好可爱啊⋯⋯我v3画最多的应该就是她了⋯⋯
喜欢她元气满满跟很有自信的表情~

明明只是在随便乱涂随便乱上色,结果居然画出了一个自己觉得很辣的里昂,请帮我叫救护车。

里昂与阿特利的もちもち
啊 他们好好 结婚⋯⋯@